互助之家
 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行业资讯 » 更多资讯 » 正文

融1000万 他借互助筹2029万帮扶146家庭 90元抗癌计划欲探盈利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7-05-17  
核心提示:两年前,他成立夸克联盟,依托互联网为用户提供互助保障服务。平台推出意外互助、大病互助、孕婴安康、抗癌医疗等5项互助计划。以中青年(18~50周岁)生大病为例,用户交纳10元,最高可获得30万元的互助金。  目前,夸克联盟已有142万会员,累计互助2029.74万元,救助全国146个家庭。
   

  翟亮从小生活在胜利油田,职工家属互帮互助的文化对他影响很深。

  文| 铅笔道 记者 赵芳馨

  ?导语

  去年10月,公益基金会成立。原本放在公司账户里的互助金转移至基金账户,翟亮更有底气了。“救命钱不应该被盈利。”

  两年前,他成立夸克联盟,依托互联网为用户提供互助保障服务。平台推出意外互助、大病互助、孕婴安康、抗癌医疗等5项互助计划。以中青年(18~50周岁)生大病为例,用户交纳10元,最高可获得30万元的互助金。

  目前,夸克联盟已有142万会员,累计互助2029.74万元,救助全国146个家庭。

  而互助平台该如何盈利?这个困扰着大多数人的问题,仿佛大浪淘沙,也让夸克互助逐步圈地、站稳脚跟。

  创业第三年,翟亮正在验证自己的答案。

  注: 翟亮承诺文中数据无误,为其真实性负责,铅笔道已备份录音速记,为内容客观性背书

  从保险到互助

  翟亮称自己对保险产品有天生的敏感。

  初中毕业那年,他的生活中发生了两件大事:同班的一位女生身患血癌,仅仅16岁;第二年,同校当语文老师的母亲得了脑瘤,在他中考时辞世。

  亲眼看到疾病对家庭的冲击后,翟亮从保险相关行业做起——为保险公司提供移动信息化解决方案,也曾服务过中国移动、中国人寿、阳光保险等客户。

  接触行业后,他越发感觉到人们对保险的需求,但价格贵是购买阻力。考虑到在保险业的积累,翟亮设想通过团购等手段砍掉不合理的渠道费,让用户买得起保险。

  等了半年,与某保险公司合作的健康险终于走完流程。每年1000多元的价格,仍让他觉得其市场接受度不会太高。网销计划随之搁置。

  进退两难之际,一位在保险公司做总精算师的朋友打来一通电话,成了他的指路明灯。“国外有一种模式叫互助保险,你看看是不是可以和互联网结合?”

  这个新物种让翟亮眼前一亮。进一步了解后,他对国内市场充满信心。一是发达的信息流让用户瞬间得知意外情况并作出反应;此外,移动支付的普及让小额资金的快速支付得以实现,即意味着短时间内聚起赔付金,让用户以低成本获得保障。

  第二天,他已下定决心一试网络互助。2014年年底,团队重振旗鼓,开始研发夸克互助平台,过年期间上线。万事俱备,只差一款产品来激活平台。

  

  低调的夸克团队

  恰巧,公司一位员工的经历成了新产品的引子。

  来到上海工作前,这位员工的妈妈对其千叮咛万嘱咐:“路上见到有人摔倒了不要去扶,管好自己即可。”

  谁知一语成谶。他妈妈在菜市场被电动车撞倒,躺在地上40分钟都没人扶。而此时,关于扶不扶老人的讨论,已然甚嚣尘上。

  借此,翟亮和团队策划了第一款产品——扶老太太爱心互助计划。用户交2元即可加入计划,未成年人免费。若扶老人被讹诈,计划立即生效。

  效果两极分化。有人觉得只要不扶老人就没有风险,“为什么要还要交钱?”而有些人大力推崇互助计划,一次性缴纳了一两千元。

  初获认可

  总体而言,第一款产品反响平平,但也为初创的夸克互助攒下一些用户基础。团队随即把注意力放到接受度更高的大病互助与意外互助。

  2015年7月,两款产品在平台上线。大病互助规定,出生28天~75周岁的人都可加入大病互助。50周岁以下的用户交纳9元(现改为10元),如遇癌症等60种重大疾病能申请最多30万元的互助金,180天观察期过后计划生效。而意外互助则为交费后的第二天0点生效,“因为意外随时都有可能发生”。

  除了计算费用的原理,互助计划与传统保险的流程基本一致。至于为什么交9元,翟亮算了一笔账。以大病互助为例,结合保监会发布的发病概率表,中青年(18~50周岁)生重大疾病的概率预估约为万分之五左右。对应保险金额,每位中青年需交纳150元/年,即12.5元/月。

  因此,他设想平台上的用户每次充值9元,一个月交两次。只要大于12.5元,资金池就不会被冲破。当时,每一次互助案例,系统最多从每个人的账户中扣3元。然而夸克联盟对所交金额并无严格限制,账户余额大于等于3元,用户即可享受保障。

  

  除了计算原理的费用,互助产品与传统保险的流程基本一致。

  随后,团队在微信、微博上推广产品。另一方面,他还想看看保险业对这一新生事物的反应。

  但互助平台会不会引起业内人士的不满,觉得是在抢他们的生意?他略有犹豫地把两款产品发到保险人的群里,静待结果。

  一石激起千层浪。对比普通用户,保险行业的人对互助的接受程度更高。翟亮看着后台瞬间涌进了几千人,“已支付”的红色标识瞬间覆盖了整片屏幕。很快,夸克平台聚集起30多万保险业内人士。

  随着用户增多,翟亮发现了一件更有意思的事。假设平台中青年用户的发病概率为万分之五,即1万人中5人生病、10万人中50人生病、100万人中500人生病。

  100万人中,一个人生病得到30万元的赔付,平台中的其他人被扣除0.3元来帮助他,0.3*500为150元。同理,10万人的条件下,每个人被扣除3元,3*50仍为150元。

  也就是说,每个人每年交给平台的钱不变,随着人数增加,夸克互助将帮助越来越多的人。

  这样的互助形式引来了雷军的注意。两人聊过之后,翟亮发现,雷军看重的或许不是产品本身的盈利能力,而是带给社会和大众的改变。

  之后的融资顺理成章。去年1月,夸克联盟获得1000万元Pre-A轮融资,投资方为顺为资本、杉杉创投。

  一次成名

  得资本相助,夸克联盟3个月后再推新品,用于保障开车人的互助计划。

  产品之所以面向车主,源于会员间流传的一个真实故事。有一位好司机,十几年来开车稳稳当当。只是因为有一天他遇到内急把车停在路边,且没看后视镜直接打开了车门。随之而来的是一辆来不及减速的电动车,巨大的冲撞力把车上的人撞飞,最后变成了植物人。

  司机一家面临一百五六十万元的赔偿,无疑是一笔巨款。翟亮寻思着,一旦发生类似的巨灾,让车主们抱起团来,也可以互相帮忙。

  互助计划上线后,意外火爆。不到一周时间,7万车主进入平台。当时,该计划赔付金额最高可达80万元,但实际经过团队测算,若发生案件,平台基本不会遇到如此大金额的赔付。

  一些保险公司却有怀疑,“怎么可能赔这么多?” 保险的监管部门也因此盯上了平台。其内部发布文件,提到了夸克联盟,随后派人前往办公室查看情况。

  在这之前,公司开了两个账户管钱:一个负责日常运营,另一个保管会员的互助金。面对检查,翟亮打印出第二个账户的银行流水清单,一笔一笔清清楚楚。

  这件事让本来低调的夸克联盟在保险业内出了名,也燃起了创业圈的星星之火。随之而来的,是200多家互助平台拔地而起。

  突发事件给翟亮敲响了警钟。互助金放在公司手上始终不是办法,也不能阻绝其他人对平台猜疑。

  思量之下,他发起公益基金会,并于去年10月落地。基金会受到政府监管,更让他有底气说出心中所想:“救命钱不应该被盈利。”

  

  夸克联盟首页显示,平台已加入142.51万人,已互助2029.74万元。

  但一家公司总要生存,即使它带有很强的公益性质。

  对此,夸克联盟主要从两方面来盈利。平台已聚集一批对风险保障有意识的群体,他们其实并不想被救助,而是活得更健康。针对这类需求,平台将提供早期干预手段,如利用电商售卖相关产品等。

  另一方面,当下的互助主要面向普通大众,对想要额外服务的人,平台会提供高端产品——用户90元加入互助计划,其中60元进入公益账户用于互助,平台收取30元作为运营费用,帮助对接更好的医疗服务。半个月以来,36000位用户已加入该计划。

  截至目前,夸克联盟已上线大病、意外、孕婴安康、抗癌医疗等5项互助计划,142万人加入平台,累计互助2029.74万元,救助了全国146个家庭。

  接触互助两年来,翟亮的生活发生了几许变化。最大的感触来自于周围的同学、朋友,之前他不曾想到,身边的人已成为平台互助的对象。

  所幸自己成立了夸克联盟,能减轻他们治病的负担,不至于潦倒余生。“想活着的人都要站着活,身体和心灵都不要跪下来,都要有尊严。”

 
 
[ 行业资讯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违规举报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
 
推荐图文
推荐行业资讯
点击排行
 
网站首页 | 关于我们 | 网站留言 | 京ICP备16035477号-2

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1519号